确实摆出了一大堆的五谷粮食而价格确实十分公

那个时候孙礼答应的是含含糊糊,徐邈确实一个有诚信之人,得知李林攻打公孙度,孙礼早早的跑回了家,而徐邈则是在等待时机的变化,最终,李林赢了,而徐邈便遵守的当初的承诺,来到李林的麾下。
 
    “景山,对于当今辽东的经济状况,我是真的没辙了,商人哄抬粮价,而我军也是粮草不多,不足以将军粮分给百姓,这样的情况,你有何高见啊?”李林焦急的问道。
 
    徐邈思索了一阵,这个问题他早就已经想过了,公孙度在辽东之时,就已经遇见过这个问题,世家大户操纵经济,今儿操纵政治,最后,公孙度采取了强硬的手段,杀了一批的大户子弟,虽然稳定了经济,似的世家大户不敢再放肆,但是也损失了人心,毕竟世家之中,由于教育条件比较好,也是会出现不少的人才,这样一来,所有想要出仕的世家子弟,便统统对公孙度敬而远之了。
 
    李林刚刚控制辽东不久,不敢这样的强硬,徐邈想了半天,缓缓道“元杰,我们只能采取居中的手段,不能太过强硬,又不能太多软弱,太硬则人心浮动,太软的经济不稳,实在棘手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道“喂喂喂,我任命你的可是辽东四郡的总从事,说实话,就是在我身边的出主意的,这么高的位置,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话啊?快说,办法,办法是啥?”
 
    先进,邴原依旧管着乐浪18县,王烈管着辽东郡11县,和昌黎郡的2县,公孙延管着玄莵5县,而徐邈这个刚刚当官,年岁不大的人,李林并没有将他放到这几个人的身边,而是让徐邈留在自己这里,李林知道这个小子鬼主意多。
 
    徐邈皱着眉头道“元杰,想要安稳这些世家,让城中物价稳定,咱们要取巧。”
 
    李林疑惑道“怎么个取巧法?”
 
    徐邈邪邪一笑“咱们不如这样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翌日,襄平城南门外,浩浩荡荡的进来了一批马车,上面写着赵家商号的字样,辽东谁人不知,这赵家商号,就是现今的辽东之主李林家里的,所以赶紧避让。
 
    马车上装着一大堆沉甸甸的麻袋,忽然,马车轮子压在了路上的一个小石子上面,马车一下倾斜,一个麻袋掉在了地上,袋子口被摔开,里面洒出来白花花的大米,一旁路人立即围了过来,捡拾地上的米粒,可见城中百姓大战之后生活的窘迫,在加上无良奸商哄抬物价,百姓无米可食用。
 
    立即呕护卫过来,拔出到来“为!你们干什么呢,统统走开!快!”周围百姓一看到明晃晃的刀片,立即向四周散开了。
 
    立即有人将麻袋扶起,袋口系好,车队继续前行,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赵家商号的仓库。
 
    第二日,又是如此,车队运来了一批批的粮食。
 
    而赵家商号的柜台上,确实摆出了一大堆的五谷粮食,而价格确实十分公道,要比城中其他世家开的粮店要便宜很多。
 
    这样的粮食价格,引来了城中百姓的哄抢,城中众世家人心惶惶。
 
    一个小酒店里面,刚刚运送完粮食的护卫,跑过来喝酒,解解乏,一人问道“大哥,怎么咱们赵家商号有那么多的粮食啊?听说明天还要往襄平城运过来呢!”
 
    这位大哥小声道“嘿嘿,你这就不知道了吧,也难怪,你级别不够啊,我都干多少年了,告诉你,咱们赵家商号啊,家大业大,都知道是李林将军开的,其实李林将军早就派海船,出海往青州,冀州收购粮食了,这不,这些都是刚刚运过来是,听说还有下一批还在海上呢,哼哼,现在襄平城里面的世家商号哄抬粮价,李林将军会怕他们吗?这些世家啊,早晚又一个交代的!”,有一个人已经停了半天了,眼珠子一转,赶紧告诉小厮“店家,钱放在桌上了啊!”说完就快步走了,但是他没看到刚才说话的两个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的时候,阴笑的样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店家过来一看,桌子上的菜都没怎么动,这个人怎么就走了,还特意看了看桌子上人家留下的钱是不是假的,还以为这小子是来用假币的呢。
 
    旁晚,城中世家聚集在了一起,商议这几日赵家商号是怎么回事。
 
    “王老爷,你说这个李元杰,到底什么意思?闹到还想和公孙度一样对咱们用强?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